歌词笑话

有人发帖说,觉得张惠妹那句『我只有不停的要,要到你想逃』无法直视,大家纷纷表示还有王菲的『我们一起颤抖,会更明白,什么叫温柔』、燕姿的『还记得你在背后,也记得我颤抖着,记得感觉汹涌』、王力宏的『花田里犯了错』等。朋友看了之后说,西游记主题曲也很黄暴啊,一上来就是『你跳着蛋』……

10岁的外甥曾经请教我一个问题:舅舅,怎么有的歌词那么重口味啊,我听到有人在唱“喂你些屎”。这个问题难倒了我几个月。直到今天,偶然听到王力宏老师的情歌–“为你写诗”

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富逼不懂穷吊泪 像学霸不懂学渣罪 像美逼不懂土丑黑 像帅逼不懂矮挫肥 像世界不懂胖的美 我永远都懂请允悲

宿舍一妹纸最近迷恋唱自编的《鲁冰花》:“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xx叫呱呱~~”,然后把我们的名字填入其中。。。。。一天她又开唱,刚唱到天上的星星,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豪迈地接了一句:参北斗啊!妹纸顿被噎住,估计现在还在找调…

今天中午,我要去散步,妹妹要回学校。下了楼有左右两个方向可以选,我问妹妹:“你要往哪走?”妹妹:“把我灵魂也带走。”我:“……它为你着了魔。”“留着有什么用!”“你是电!你是光!你是唯一的神话……”我们齐心合力唱完了一整首。

快期末了,大家一起跟我唱:“我家住在黄土高坡,大风从坡上刮过,不管是李宇春还是曾轶可,都是我滴哥我滴哥 。。。我家住在黄土高坡,日头从坡上走过,不管是拜春哥,还是拜曾哥,保佑我及格,不挂科。。。

五阿哥一把甩开尔康的手:“大家都在说你和紫薇的事情,你还来找我做什么!”尔康抱住他:“爱真的需要永琪,来面对流言蜚语。”~

记者:莫言老师,村上春树先生为歌手伍佰写过《挪威的森林》,请问您是否同样为某位歌手作过歌词呢?莫言:不要问,不要说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产房里,父亲指着那个新生婴儿,情绪崩溃地对妻子喊道:“没!戴!套!就跟着一起来,没有什么阻挡这位来!”这时婴儿讥笑着对父亲道:“咦~~咦~~你不戴,你不戴!” 父亲愤怒着回答:“咦~~咦~~谁还~会戴?…婴儿的妈妈唱道:day and night 就你和我爱爱 还有谁能生出这位来……

杨坤带丁丁去吃烧烤,吃着吃着把摊主叫过来。摊主问:“美女啥事?”丁丁面无表情唱道:“哒啦啦啦,啦啦,啦啦啦。”摊主:“蛤?什么哒啦啦啦?是不是刚才少上了两串?”丁丁瞪着大眼睛继续唱道:“过去我不想谈,有缺憾也无妨,我要你的孜然!”

《因为爱情》版《因为单词》:因为单词,不会轻易背上,所以英语还是初中的模样;因为词汇量,基本不生长,喝两瓶啤酒就能全部忘光;因为单词,总是背完就忘,我曾怀疑我脑子里装的是豆浆;因为单词,在那个地方,就算你背的痴狂疯狂抓狂,还是背完就忘~

药药!切克闹!煎饼果子来一套!一个鸡蛋一块钱!喜欢脆的多放面!辣椒腐乳小葱花!铁板铁铲小木刷!药药!切克闹!放点面酱些许甜!趁热吃了似神仙!艾瑞巴蒂!黑喂够!跟我一起来一套!动词大慈动词!我说煎饼你说要!“煎饼” “要” “煎饼” “要” 切克闹切克闹!金黄喷香好味道!

没有一点点防备,也没有一丝顾虑。你就这样开学,在我的暑假里,带给我悲剧。身不由己。暑假他就是这样。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地消失。从我的脑海里。没有记忆。剩下的。只有惋惜。你存在。我昨天的熬夜里,我的夜里,我的梦里。我的通宵里……

从前有一个小村庄,村里只有一个屠夫,他年纪大了想把宰猪这门手艺传给儿子,可儿子并不想学,于是屠夫为了劝说儿子,苦口婆心的唱到:“毛这样烫,就跟着一起来,没有什么猪挡着未来!咦咦咦咦咦咦咦咦,你不宰我不宰,谁还会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