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文艺晚会,主持人上台报幕:下面请欣赏:新疆歌舞,掀起你的头盖骨!

太丢人了,刚才滴珍视明,闭上眼滚动一下,再睁眼什么都看不见了。吓疯了,大吼大叫。完了…买着假药了,我瞎了!刹那间往事涌在我心上…我爸点着蜡冲上来,看见我在黑暗之中,脸上两行清泪(是滴眼液!是滴眼液啊!)骂道:越长越倒回去了!停球个电看把你给吓的!

你究竟看上我哪点了?我改还不行么”.“我就是喜欢你不喜欢我,你改啊~~~

电影学院又招生了,其中有不少姿色美女,问她们怎么看待潜规则,美女回答很淡定:“只要有规则,就好办。”

男子想跟妻子离婚,但又害怕伤害到三岁的女儿。 于是哄着女儿说“妈妈老了,不漂亮了,给你换一个妈妈好不好?” 女儿想了想,说:“才不呢!你妈那么老,为什么不换你妈!”

我每次问老公,干嘛去?他大部分回答都是:我找我小三去!感觉挺幽默的.后来证实他没有撒谎!

我以后生个女儿就叫美丽,别人见到我都叫美丽的妈妈

她伤感地对朋友说:“我和老公吵架了,他冲我大吼,让我带上自己的东西滚开。我用袋子把老公装进去,哭着说你是属于我的。”“真感人,然后呢?”朋友问。她回答:“然后我装了四袋才把他装完。”(@马伯庸)

一个人坐公交车,上车后站在车门那儿问司机:“师….师…傅…到…到…南..南..南稍门….还有几….站?”(是个结巴)
司机看了他一眼,欲言又止,继续专心开车,于是那人又结巴的问了一遍,司机大哥还是不理他,这时他就有点不爽了,在那小声嘟囔。
车上的一热心乘客说:“你不要跟司机说话,人家要开车呢,我待会也要到南稍门,你随我下就对了。”那人说:“谢..谢..谢谢!” 车到南稍门了,那个结巴随乘客下了。
这时候司机大哥说话了:“不…不….不是我…我..我…不跟他…他…说,我…我…要说…说了,他他他…还以为…我我我…学…学他呢!”

夫妻俩看世界杯。妻兴奋不已,抱夫撒娇:“今晚你也射门吧?”夫一把推开妻道:你懂个球啊,射自家门算输,射别人门算赢!

大学时经常流连的那家夜店,而所认识的一位小青年,我曾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,怎么也老在泡吧?他说他是卖鸡精的。我就又问,是太太乐么?他说,嗯,太太乐。今天突然想起这么一个人,一下子就醒悟过来,妈的,鸭子!

午饭时间,小明把自己的碗推到旁边的小刚面前:“尝尝我带的饭吧。”小刚舀了一大勺放进嘴里。小明补充道:“怎么样?放了两天了,还能吃吗?”

公司决定要我办通过一题考试裁剪几名员工,我老大出了一题,成语填空,一丝不()。人事部不得其解,老大交代答案:凡是填“苟”的,男的留下,女的走人;凡是填“挂”的,女的留下,男的走人。 我对他的才华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小保姆嗓门特别大,主人叮嘱,今晚来的都是有身份的人,说话务必小声一点。吃完饭,主人客人玩牌,小保姆收拾完想早点休息,于是凑近男主人耳边轻声道:“那我先睡了哈。”